走失的流浪動物將要被主人領走,志工在一旁叮嚀。陳郁雯/攝影
走失的流浪動物將要被主人領走,志工在一旁叮嚀。陳郁雯/攝影

【記者陳郁雯/台北市報導】「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狗狗貓貓們」,左湘敏一邊招呼著前來認養走失狗狗的民眾,一邊靦腆地說道。左湘敏曾經會購買皮草,但現在不僅是台北市動物之家的資深志工,更是各種送養會與寵物活動的總召。四、五年前左湘敏看到網路上的送養訊息,便帶著一只提籠前往台北市動物之家,但卻發現動物們的體型大都無法容納進提籠中,直到遇見一隻米格魯。她回想當時情景,「我看到牠把自己縮小,四肢貼著身體,自動地進入我的提籠中,我想這就是緣分吧。」

然而左湘敏認養這隻米格魯後,她認為如果能轉手讓別人認養,她就能夠再認養另一隻,相當於再拯救一個小生命,於是便將米格魯轉給旺福樂團認養,而這也是她投入流浪動物志工生涯的序曲。對於左湘敏擔任志工的印象,負責攝影的志工黃承甫堅定地說:「一句話,『貓狗優先』」

台北市流浪動物之家入口。陳郁雯/攝

目前左湘敏服務於位在內湖區的公立動物收容所──台北市動物之家,其隸屬於台北市動物保護處,提供動物狂犬病預防注射、動物屍體焚化等服務,每天約有二十至四十隻流浪動物被送進去。「在這裡的每一天,你會看到悲歡離合,感受到生命是多麼的脆弱」,左湘敏感慨地說。

由於動物之家每年會接收到政府的補助經費,因此不接受捐款,但急需民眾提供的生活物資與實際行動去幫助流浪動物。左湘敏說:「這裡的流浪動物們至少能夠獲得『飽』,但冬天寒流來襲時,保暖衣物與毛巾仍然很缺乏,牠們的『溫』需要靠大家的力量」。

身為一位動物志工要注意的事情非常多,左湘敏表示,志工們不但要協助活動,也要學習如何餵食、洗澡、處理狗打架、遛狗之後如何再把牠們引回籠內等生活照護課題。同樣也是北市動物之家志工的李芸晏回想起以前幫助一隻狼犬洗澡仍心有餘悸,「這隻狼犬脖子上因為被鐵鍊勒緊,產生腐爛的膿瘡,結果那隻狼犬一甩,血水都濺到我的身上,味道三天都消失不了。」

因此擔任一位動物志工並不容易,除了要適應照顧流浪動物的工作外,心理上也要接受安樂死的制度。左湘敏說:「一年會召進來約二○○至三○○位志工,但最後留下的只有十分之一」。志工們長期照顧流浪動物都會產生感情,當看到他們照顧的動物無法被送養出去,面臨安樂死的命運,心理會無法調適,因此對於那些想要為 流浪動物盡一份心力的人,左湘敏強調「心臟要夠強」。

動物之家的布告欄上貼滿尋狗啟事。陳郁雯/攝影

一般而言,流浪動物若在十二天內無人認養將會被安樂死,而生病無法康復、無法自我生存,以及具攻擊性的動物,會被列為優先安樂死。由於台北市動物之家資源較為健全,因此有些動物會待到四十五天,甚至是一年多。

令左湘敏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四年前,一隻全盲犬被送進動物之家,只會在原地轉圈圈,因此被獸醫認定無法自我生存,而列入優先安樂死的名單。在一次送養會中,志工在舞台的另一端用大聲公宣傳,原在對角的全盲犬竟循著聲音找到志工,並在腳邊依偎徘徊。左湘敏感動地說,「雖然牠看不見,但牠卻能夠感受到你在哪裡」,而這隻全盲犬也因志工們的努力,成功地被民眾認養回去。

為了讓更多的流浪動物可以被送養出去,志工們在網路上發起各式非官方的溝通平台,如架構在愛情公寓交友網站上的「動保康樂隊」、建立在facebookplurk網路社群的「貓狗同樂會」等,集結網路力量轉貼訊息,並藉此招募志工,共同協助送養活動與流浪動物的生活照護,而左湘敏便是動保康樂隊的總召集人。

動保康樂隊是由政府與志工們共同研擬成立,除了提供二十四小時諮詢專線、不定時公布流浪動物近況外,也參與各種類型的送養活動,大致上分為三種類型:動物之家送養會、官方舉辦的大型室內或戶外送養,如寵物嘉年華、世界動物日等,以及動保康樂隊自行舉辦的小型送養活動。

https://www.youtube.com/embed/rZXh22CGJTE

認養動物必須要仔細考慮,尤其是無經濟能力者,需要與全家人共同討論,左湘敏說,曾經有兩位女學生在網路上看到一隻狗,便前往動物之家尋求協助,於是所有志工動員幫忙尋找,最後順利找到牠,並被兩位女學生認養回去,但隔天卻又送了回來,原因是父母親不贊同。

因此左湘敏認為,民眾對於流浪動物的基本概念仍需再教育,如民眾僅對品種狗情有獨鍾、不想施打晶片,以及飼養時沒有經過考慮等,她笑著比喻:「有問題的狗都是有問題的主人教出來的,」如果沒有主人的惡意拋棄與錯誤觀念,流浪動物也不會在街上流浪、生病、受傷,或是被安樂死。

延伸閱讀

就來談流浪狗問題

如何接近流浪狗進而收養牠?

流浪狗的照顧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