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朱慶文/生命力報導】黃義文三十多歲時眼睛失明,之後便以按摩維生。他說:「以前最好的時候大概一天可以接到五﹑六個客人吧,現在因為經濟不景氣,生意已經大不如前。」在按摩業工作三十多年的邱簡親則說,由於觀光業不景氣,加上抽成的問題,像我們這種年紀大了的按摩師是很難再工作下去的。

台北市盲人福利協進會表示,年齡在六十歲至三十歲間的視障者,約有百分之八十從事按摩業。傳統的視障者大量投入按摩業,原因在於早期的啟明教育單一職業培養與社會的限制。負責盲人重建院行政規劃工作的柯明棋說,盲人從事按摩業的收入較其它幾種行業高,如果自己努力一點,一個月大概可以賺到三萬多元,但其它幾種職業都只有兩萬元左右,而且也比較難找到工作,所以從以前到現在,學習按摩的盲人和其它職訓項目比較起來一直是最多數。 

負責啟明教育的單位則努力想打破,視障者大量從事按摩業的困境。新莊的盲人重建院開了按摩、鋼琴調音、陶藝和盲用電腦四種技藝訓練;北市啟明學校也從國小部的學生開始接觸盲用電腦,並與北市勞工局合作,訓練高職部學生電腦技能。目前,在電腦、鋼琴調音等行業都已有視障者嶄露頭角。 

賴智傑在高二的那年,視力急速衰退而至全盲,「一扇窗關了,另一扇窗就會開啟」是他看不見以後的體會,他說,「我以前從沒想過會成為調音師、會彈鋼琴、會因參加殘障奧運而成為游泳國手。」賴智傑目前是國內獲得調音師證照的三位視障者之一,而他現在也在台北市盲人福利促進會,教導其他視障者調音課程。 

服務於清華大學電子計算機中心的林貞伶,則是大學畢業後,因為青光眼病變喪失視力。大學讀的是國貿,與電腦並無直接關聯,她是在成為視障者後才開始接觸電腦。現在她除了負責清大計算中心的程式管理,同時兼任推廣教育的課程,在電腦領域中,林貞伶則是明眼人的指導者。 

林翠萍是北縣社會局的總機,看她熟練的動作,很難想像她是一位視障者。很多人問她看不到電話按鍵怎麼辦?林翠萍說:「其實這對盲人來說不是問題,我們可以記住按盤的位置。」剛開始工作時,為了避免按錯轉接鍵,林翠萍在總機用的分機轉接的大鍵盤貼上點字貼紙,她說:「視障者雖然看不見,但是可以用一份心彌補。」 

身為統一人壽業務襄理的陳奎宏,目前是台灣唯一從事保險業的視障者。文化大學音樂系畢業的他,對保險這份工作很陌生,為了和同行競爭,他對每一條有關保險的法條都背的非常的熟悉。最初,很多人因懷疑他的服務品質而拒絕。後來卻因為他的專業知識,在短短的一年半裡,簽到了一百五十位客戶。 

他們都是勇於走出傳統的視障者,但也在求職的過程中,碰過阻礙。賴智傑在報考證照時,遭遇過行政機關的阻擾;林貞伶通過知名企業的考試後,卻在試用期後,因為企業高層以「安全理由」理由不予錄用。說穿了,逼視障者走回按摩業的正是外界對視障者的不信任。其實,視障者能做的工作就如林翠萍所說只要不用看字、不用寫字的工作,視障者都能做得很好。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