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王亭捷報導】「勞工就要像自家格言『黎明即起,酒掃庭除……』那般,做好基本勞務,一切行為以『責任』和『榮譽』為圭臬」全國自主勞工聯盟會長劉庸以堅定地神情訴說著。

一九八八年劉庸任職於大同公司板橋廠,在同事的眼中,他是一位好管閒事、充滿俠義精神的人,適時板橋廠正要籌備工會,劉庸在同事的邀約下,不顧父母的反對,擔任工會幹事,踏上工會、工運的這條不歸路。

「碰工會的事就像跟老闆作對一樣,父母當然很反對。當時母親一聽到我要參加工會,馬上就氣暈了,即便十八年後的現在,他們還是不希望我從事工會。其實他們知道發展工會是對的,但就是無法接受自己兒子插手工會的事」劉庸笑笑地回答。

劉庸表示,從事工會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不但必須忍受經濟上的匱乏,有時還得面對家庭成員不諒解。他說「以我個人為例,在三峽工會成立後,身為幹部的我,得出席參加工會會議,當時資方便以曠職論處。所以有長達二年的時間,月薪不到九千元。還好當時孤家寡人一個,加上以往所存的積蓄,省吃儉用也就過去了。」

不過這還不是劉庸最慘的情況。他表示「後來我被資方以『熱衷工運、有損公司聲譽』為由開除,在跟公司打官司的那段期間,只能坐吃山空,最後還是得靠父母和兄弟姊妹的金援。」因為過去那段辛苦的歲月,讓劉庸特別能體會新興幹部的苦境。對於某些幹部家人的反對聲浪,劉庸也會親自登門拜訪解釋。

如果有勞工對工會事務有興趣,劉庸會希望能同時讓當事人與其另一半了解工會在做些什麼。「當然,拜訪對方時被掃地出門也是常有的事。所以,還是有些幹部會因為家庭因素而選擇離開工會。」劉庸苦笑地表示。

劉庸說,十多年來工運界有許多令人感動的事,例如顏坤泉老前輩執著於工運的精神令人動容。八○年代顏坤泉為南亞塑膠員工,因組工會被老闆王永慶開除,曾經因為協助高雄加工出口區的安強公司員工處理勞資糾紛而被法院判刑,但他還是輟而不斷,持續參與工運而不放棄,至今仍活耀於工運界。

相較於顏坤泉對工運的堅持,劉庸說,近年來有許多工運領袖參與政治,擔任政府官員或民意代表,卻忘記過去投身工運的理想和抱負,在權力中迷失了方向,終至晚節不保。

「就是因為他們對於階級覺醒還不夠,無法真正認同勞工的身分,導致其意志力不堅,才會出現『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的現象,這是大家必須引以為戒的。」劉庸遺憾地表示。劉庸強調,目前工會最重要的是對幹部們進行思想上的啟發,使其拋開「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觀念」,以做工為榮。唯有經過這般自我肯定的過程,幹部們才會有自己的獨立思考,不會依附他人的意見。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