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敦展毓/生命力報導】「從孩子出生到現在,這一路走來真的很累,而我們父母所能給他們的也只有健康和快樂而已。」身為兩個喜憨兒的母親,劉媽媽感慨的說。大成和大盛兩兄弟,就是劉媽媽心中最割捨不下的孩子,因為他們都是一般人口中的「智障」。

劉媽媽說,透過報紙的廣告,她發現高雄市智障者福利促進會這個團體,也就是喜憨兒文教基金會的前身,可以幫助她照料兩個智能不足的兒子。而大兒子大成從啟智學校畢業後,面臨了就業的問題。就在這個時候,喜憨兒基金會成立了庇護工廠,解決劉媽媽的麻煩,大成也成為庇護工廠第一屆的學員。 

由於工作能力不錯,大成在庇護工廠學習了兩年多後,被推薦到電子零件工廠工作。原本以為可以稍微放心的劉媽媽,卻怎麼也沒想到個性溫和的大成,因為和同事的相處發生問題,只待了兩個多月就被送回庇護工廠。 

去年三月,喜憨兒基金會成立第一家喜憨兒烘焙屋,在庇護工廠中表現不錯的大成,也被輔導老師分派到烘焙屋中,學習新的工作技能。今年八月,大成又有一個進入職場工作的機會──幫忙摺紙盒子,這份工作大成十分喜歡。可惜因為薪資實在太低,在基金會人員的建議之下,大成只好忍痛放棄了這份工作。大成目前還在烘焙屋工作,等待下一個工作機會。 

而大成的弟弟大盛也遵循著哥哥的模式,從學校畢業後,就進入庇護工廠,並透過基金會的推薦,先後到德州炸雞和7-11工作。劉媽媽說,雖然哥哥大成比較會和朋友玩在一起,不過在職場的工作,卻是弟弟大盛較能適應。 

大成今年二十七歲、大盛也已經二十一歲,陪伴兩個寶貝兒子度過二十多年歲月的劉媽媽,看見他們兄弟倆慢慢的成長,心裡有無限的感慨。望著在一旁打電動玩具的大盛,劉媽媽說:「既然生下他們,我們夫妻當然有責任教養他們長大,不過我們所能給予他們兄弟的,只有健康和快樂而已。」她還說:「看到他們長大了,當然很高興。但是,我和先生的年紀也大了,說要照料他們一輩子,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面對這個此生最大的難題,真的很無奈。不過大成和大盛很幸運,碰到能幫助他們的人,也讓我們家庭的負擔減輕不少。」 

對於基金會的幫助,劉媽媽心中有許多感激。她認為,基金會的成立本身就是一件奇蹟,而在經費、人力都極缺乏的情形下,他們還是一步步的照著既定的目標前進,照顧眾多的憨兒們!劉媽媽表示,許多憨兒的家長和憨兒本身,都將希望寄託在基金會上,因此為了眾多的喜憨兒和他們的家長,基金會一定要長久的走下去。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