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嘉徽報導】位於台北市仁愛醫院的八東病樓,來自菲律賓的Lizel,負責照顧任爺爺。任爺爺因為年老多病,長期躺臥病床,缺乏行動能力,她必須二十四小時在旁照顧,無時無刻注意維生儀器的聲響,一有狀況立即向醫生反應,連吃飯時間也不得離開任爺爺身邊。因為思念親人所以打電話給遠在菲律賓的老公,得到的卻是老公要她趕快匯錢回家的話語。就算過年,她也只有三小時的年假。雖然過年的氣氛很歡樂,心裡卻掛念著病房裡的任爺爺。

這是導演黃惠偵所拍的「八東病房」紀錄片。她表示,希望藉由拍攝紀錄片,推動家事服務法的立法。目前在台灣工作的外籍看護,除了仲介提供的定型化契約以外,沒有法律上的保障。家事服務法的訴求除了給予外勞工資給付的保障以外,還有隱私權、休假權與職業教育的保障。Lizel的雇主任先生認為,政府應該出面正視並立法管理外籍看護的工作環境,他表示,「我們應該有同理心,不應該當他們是外國人,或是低賤的工作者。」

離鄉背井來台灣工作的外籍看護,在醫院甚至是家庭中,日夜照顧各自的病人,幫病人灌食、餵藥、抽痰、按摩,是每天的例行公事。在病房狹小的空間裡,遠在家鄉的親人常使她們倍感思念,返鄉的日子卻又遙遙無期。

台大社會系藍佩嘉教授表示,這些外籍看護必須一天二十四小時,甚至是一週無休、全年無休的工作。「這個工作不只是付出體力還有時間的工作,也是一個高度情緒勞動的工作,甚至有很多人認為這種工作是低賤、骯髒的。」所以她們必須克服心理障礙來從事這個工作。

製作人陳素香強調,外籍勞工應該享有基本的保障與權力,但也會引發一些問題,例如外籍勞工休假,就會面臨沒有人照顧病人的情形。她表示,照顧重症病人是社會福利系統的責任,「政府等於是把這個責任推給同樣是處於弱勢的外籍勞工。」

陳素香同時認為,這不是個別雇主或外勞好與不好的問題,她說,「這是整個社會福利殘破的漏洞,全由外勞墊底填補的結構性壓迫和困境。」她也表示,從劉俠事件之後,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開始推動家事服務法成立,希望填補社會福利與勞基法的缺失。因此協會要求立法保障外籍勞工權益,讓外籍勞工在將來得以受到平等且完善的法律保障。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