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張嘉栩/台北報導】女性導演在電影中呈現的拍攝觀點與男性有何不同之處?細膩縝密的劇情編織手法、沉靜卻前衛的突破性視角,世界各國的女性導演,用異於社會主觀潮流的「第二性--女性」觀點看世界、紀錄世界,為影像世界帶來強大的新衝擊。

歷經十七年的女性影展,今年於十月八日展開為期十天的放映活動,五十八部由女性為主題的電影,展現世界各地女導演和女演員用女性角度出發,對生命的詮釋與關懷。

女性影展系列講座配何女性影展的進行,針對影展中各種類型的女性電影介紹和分析,講座第一站「新銳女生‧玩酷影像」九月九日於海邊的卡夫卡舉辦,邀請影評人貧窮男和作家胡淑雯分享「新銳女流」系列電影,為今年的女性影展點燃第一支聖火。

貧窮男針對幾齣短篇作品進行分享。身為男性影評人,他認為在男性導演充斥的電影市場中,女性導演的電影獨具魅力,拍攝切入點異於男性觀點,手法細膩,情感無比濃郁,他驚喜的說:「真的有嚇一跳的感覺!原來看一件事有這麼多種角度。」他表示,進入不同的兩性觀點看世界,世界就變得更多采多姿。

中國女藝術家石頭,長期投入獨立電影的製作,從二○○○到二○○四年,她遊歷於中國偏僻的青藏高原、西南部地帶和一級城市北京之間,紀錄當代中國社會的變遷,拍攝《女人五十分鐘》。貧窮男說,導演透過不同社會階層的女性生活,浮世繪一般描繪出旅行中的所見所聞,集景如渾然天成,也透露出極權共產下女性主義更辛苦的一面。

《兔女》是新加坡新銳女導演許紋鸞導演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貧窮男說,充滿性幻想的辛辣短片《兔女》利用露骨的性愛對話,對社會風氣嚴謹、保守的新加坡社會提出挑戰,顛覆新加坡人們守秩序、性情保守的形象。同時,此部電影向法國女導演克萊兒‧丹尼斯的作品《不知不覺愛上你》致敬。

胡淑雯則分析長篇的電影,「我不想說電影劇情,只講電影的特質。」她希望觀眾對於有興趣的電影題材,能夠前往女性影展觀賞,用自己的眼睛來感受電影的情感和深度。

《沙一樣的風,岩石一般的女人》是比利時女導演娜塔莎‧博吉思以紀錄片方式呈現非洲土布族女人每年秋天,穿越撒哈拉沙漠趕集討生活的真實面貌。胡淑雯說,她們將每年的小小夢想寄託在沙漠中的小市集裡,以為在市集裡看到的就是世上最美好的事物,卻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麼繁華。

她表示,真正無知的人是住在繁華社會的文明人,他們對邊緣國家的人的生活和困苦一無所知,也毫不關心,「對於別的世界的人,我們是無知的,但我們卻又嘲笑著他們的無知。」她感慨,人們對於邊緣社會的冷漠是令人心寒的,期盼大家在觀賞《沙》片時,能夠離開現代人的慣性,靜靜的去體會。

胡淑雯稱讚《喀布爾戰爭與愛》和閉幕片《牽阮的手》是很厲害的愛情記錄片,同時也是很厲害的政治議題電影。從《喀》片中,透過一對青梅竹馬的坎坷戀情,觀察戰爭、宗教、婚姻如何影響阿富汗人的生活,影片貼身採訪兩人和雙方的家人,剖析阿富汗女性面對的父權壓迫。

《喀》片打破阿富汗文化的刻板印象,恐怖分子不再「恐怖」。片中女主角的老母親說,參加恐怖組織的青年們是被逼上戰場的,不是孤兒,就是沒飯吃,「我們在打早已輸掉的戰爭。」從老母親的悲戚言語中,流露出總是被強國強加定義的阿富汗,人民們的辛酸和無奈。

《牽阮的手》是五○年代田媽媽田孟淑追求獨立與自由的愛情故事。胡淑雯表示,台灣人對於不過幾十年前的政治歷史一概不知,也沒有興趣理解,是非常令人惋惜的,她說,台灣的教育不重視這一塊,甚至忽略,而自己也是靠著一點興趣為動力,才有機緣對台灣的過去進行瞭解。

胡淑雯認為,女性導演的電影中仍然有權力關係的存在,《沙》片和《喀》片,導演皆為歐洲女性,被拍攝者則是處邊緣社會的非洲人和喀布爾人,歐洲女導演掌握了移動權、發行權和資金,在掌控大局的情況下,她們很自制的去拍設、紀錄,不干涉,這些女導演是擁有自我反省能力的。

貧窮男說,女性電影是強調「關係」的,女性觀點在兩性觀點下而存在,然而兩性的平衡關係永遠都會有問題,所以並非現代化完備的國家中的女人就沒有困境,他強調:「男生更應該看!」

延伸閱讀

讀完西蒙波娃的《第二性》,談女人與藝術

專訪《牽阮的手》導演顏蘭權、莊益增

無米樂導演顏蘭權和莊益增,新作「牽阮的手」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