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郭沛軒/生命力報導】李政城(見圖),今年四十二歲,台東人。出生才七個月時,就罹患了小兒麻痺症,雙腳從此只能靠著柺杖行動。九歲的時候,李政城被送到「阿尼色弗小兒麻痺之家」,此處是一個家庭式的教會,裡頭的牧師就像是小兒麻痺病童的另一個父母,病童們以「爹地、媽咪」稱呼。這些「爹地、媽咪」不僅照顧病童們的生活起居,也注意他們的人格與能力發展。

李政城說:「『阿尼色弗』最大的特色,是對殘障兒童的教育,採取開放的態度,而非一味的保護。」在「阿尼色弗」的日子裡,李政城發覺了自己在繪畫上的興趣與天份,每年「阿尼色弗」都會舉行繪畫比賽,李政城年年都得到第一名。

除了在「阿尼色弗」外,李政城也像正常孩子一樣在學校唸書,只是,家裡並不打算讓他繼續升學。國三那年,李政城的母親去世,讓他遭受到很大的打擊。「因為我父親向來不管我,母親的過世,對我來說有種生活目標盡失的感覺。」李政城回憶道。「那時的我,用『行屍走肉』來形容毫不誇張。」原本成績排在全校前二十名的李政城,排名一口氣跌到兩百名外。

在這時,李政城又因為雙腿畸形長年牽制坐姿,導致於脊椎側彎必須接受開刀手術。不過矯治脊椎側彎的手術當時還在實驗階段,「我是台灣第十個案例,前面兩個案例還因為開刀而死亡。」即使如此,李政城還是毅然接受手術。「表面上我好像是勇敢樂觀,實際上在內心裡,我是想要自殺。」李政城說,「因為手術尚在實驗階段,只需要簽同意書不用負擔任何費用,不會造成家裡的負擔,況且就算死了,就當作是提供醫界經驗吧!」

結果跟李政城預想的完全不同,手術非常成功。「這時候,我開始對人生有了新的體會。」李政城說:「連像我這麼『賤命』的人都存活下來了,表示這世上一定有事情要讓我做,雖然我還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事情。」雖然只有國中畢業,四肢也沒有別人健全,李政城就懷著這種「一定有事情要讓我做」的信念,即使不停換工作,也甘之如飴。終於,他遇到了人生中的恩師-周文義先生。

二十四歲的時候,李政城去應徵一份照相製版的工作。「那時候老闆只要復興美工畢業的人,像我這樣的條件,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李政城回憶說:「我還記得當時我拿到的考試題目是畫一面國旗,當所有的應徵者都已經回去了,我還沒有畫好。」正當李政城打算回去的時候,他突然聽到美工部的周文義向老闆請求,「留用他吧!雖然他是殘障,但只要給他機會他就能做。」

就這樣,李政城開始在美工設計界留下來,因為動作比別人慢,在剛開始的半年,他每天加班到晚上十二點。不果也由於時間的累積,李政城的技術進步的比別人快,五年後,他在恩師周文義的同意下,獨立門戶成立了「迪亞美術工作室」。工作室剛成立時,客戶量十分穩定。「生意好的時候每天畫兩三百張設計圖是很常有的事情。」

不過榮景並沒有維持太久,「迪亞美術工作室」成立到第三年,因顧客數量銳減,不得已只好結束。李政城開始在醫院幫忙掛號、領藥的工作,收入不可同日而語。五年前,李政城的弟弟不幸感染血癌,李政城每個月薪水中的三分之一,還寄給弟弟家。他並以「過來人」的身分勉勵弟弟「身體生病不可怕,心裡生病才可怕。」

工作之餘,李政城展現出強烈的學習慾望。他表示,如果在家閒閒沒事,會覺得是在「浪費生命」。在參加社區大學的機會中,他重新接觸了在「阿尼色弗」時,最愛的繪畫。平時醫院不排班的時候,李政城就在家中畫畫。他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未來的工作能與興趣相結合,繪畫能成為他謀生的工具。

李政城說,殘障者除了需要自我求進步外,社會上怎麼看待他們也很重要。「目前殘障者在工作上所碰到的問題,不外乎是才能無法發揮或是被要求做過當的工作。」李政城認為:只要能給殘障者機會,他們一定會讓人刮目相看。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