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記者李宣/台北報導】當你第一眼看見蘇柏光小朋友時,你會覺得他只是一位可愛、活潑的小學生,跟其他的小學生沒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但是當你與他說話時,他會比一般人都更注意你的嘴巴,因為他在模仿你的嘴型,然後仿造你的說話方式,發出他自己的聲音。因為他是先天聽力障礙的孩子。

柏光的媽媽表示,從小柏光和哥哥、姐姐都交由外公外婆教養,因為柏光的爸媽工作忙碌的關係,沒有時間與柏光相處,平日的互動都是與阿公阿嬤比較多。可是柏光的阿嬤從來沒有發現柏光從小聽不見這個世界的聲音,只覺得柏光是個沉默寡言的孩子。直到上幼稚園時,柏光因為發音發不好,帶去檢查,醫生診斷出是中度的聽力障礙。

後來媽媽帶著柏光跑了三四家的大醫院做檢查,最後在長庚醫院買了一組七萬元的助聽器,雖然政府有補助金兩萬八千元,對柏光的爸媽來說,還是一筆很龐大的負擔。「雖然戴上了助聽器,可是柏光並沒有明顯的進步」柏光媽媽說。

柏光平時很不喜歡戴著助聽器,兩年之後,助聽器壞了,才發現原來「這副」助聽器根本不適合柏光,那時,柏光的病情已經惡化,聽覺神經也嚴重受損。換了新的助聽器之後,柏光的媽媽也在親友的介紹之下,到盛豐復健診所接受簡巧崴老師的語言治療學習,還有學校的特教老師,甘老師,在柏光課餘時間,每個禮拜都固定來為柏光上課。

在上語言治療的課程中,簡老師表示,柏光目前練習的是「PROMPT」(觸覺性的發音練習),這是一種重建口腔發音運動的治療方式。因為柏光的聽力有障礙,「藉由他摸我的喉嚨發音的方式,相互觸碰下,柏光才會懂得如何運用自己的聲音」簡老師說。另外還有一項聽力的練習,簡老師遮住自己的嘴型,發出「ㄚ、ㄧ、ㄨ、ㄛ」的音,讓柏光由聽到的聲音寫下他認為的注音符號。

雖然柏光有先天性的聽力障礙,可是卻不影響他在學校好學、人緣好的一面。「雖然無法像一般生迅速回應狀況,但只要讓柏光知道開始上課了,就會認真投入」擔任柏光的班導師蘇老師說,柏光在教室時大部份的時間都坐在老師附近,學習能力相當優異,蘇老師舉例,語言上具體物理解十分快速(例如:電器用品、食物、顏色…),抽象物需較多例證才能體會(例如:情緒)所以需要較長的時間。

一周會有兩次為柏光上課的特教班老師,甘老師說,柏光的學習態度樂觀積極。同一個發音練習很多次,他都願意配合。即使面對很難聽得清楚或發得標準的聲音,他也絕不會面有難色的學習。遇到他比較熟悉或是比較有信心的語詞或注音,他會帶著笑容主動說出來給老師聽,「甚至有時候搶第一個回答」。

蘇老師平時在班上對柏光的觀察,柏光在班上的人緣很好,課堂上同學們會主動協助柏光完成作業,柏光不在時也會為他保留資料、整理座位,「印象中,不曾見柏光單獨一個人」蘇老師說。而在特教班上課的時候,甘老師表示,他很在意與同學之間的互動,同學有時沒有等他一起來上課, 還會生氣的哭了。

柏光的媽媽在發現柏光的聽障問題之後,並沒有放棄柏光這個孩子,依舊樂觀積極的與老師以及治療師們保持良好的互動、溝通,蘇老師表示,柏光的家長十分重視孩子的教育,家長日或IEP會議(個別教育計畫)皆會出席,也是利用此時和家長能夠面對面的溝通。

延伸閱讀

《認識聽障》

《兒童之感音性聽力障礙》

PROMPT 的歷史和發展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網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