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徐展青/生命力報導】「外勞也是人,而不是機器」,台北市外勞關懷小組社工員塔斗(Dado)表示,目前外勞在台灣遭受超時工作、不得休假的情形十分常見,其中又以發生在家庭幫傭與家庭看護工的情形最為嚴重,而在我國法律又無法保障的情況下,使得這些外勞至今仍面臨不平等的待遇。

「外勞也是人,而不是機器」,台北市外勞關懷小組社工員塔斗(Dado)表示,目前外勞在台灣遭受超時工作、不得休假的情形十分常見,其中又以發生在家庭幫傭與家庭看護工的情形最為嚴重,而在我國法律又無法保障的情況下,使得這些外勞至今仍面臨不平等的待遇。

由台灣國際醫學聯盟(TIMA)舉辦的「外籍勞工的健康與人權」座談會中,來自菲律賓的社工員塔斗表示,台灣的就業服務法已有保障外籍勞工的相關規定,但從事家庭幫傭與看護工的外勞,則至今仍不在這項法條保障的範圍內,換句話說,這些外藉幫傭與看護工是無法享有一般外勞擁有的權益保障,只能完全依靠仲介與運氣,這也使得他們更容易受到雇主的剝削與虐待。

簽訂勞資關係契約或許是保障外勞的最佳方法,不過,塔斗說,「簽訂勞資關係契約也無法保障外勞的權益」。他表示,一般契約都明文規定外籍勞工在一週七天的工作期間,享有一天的休假日。但外勞來台後,卻常被迫簽下「不得放假」的同意書,致使許多外勞都損失了合理休假的權益。 

台灣國際醫學聯盟執行顧問劉黃麗娟也說,台灣民眾對外籍勞工的印象大多來自於親友耳語或仲介介紹,這其中又存在太多的刻板印象。她舉例說,「仲介常告訴顧客,菲勞多半信奉天主教,固定週日做禮拜聚會的習慣,將使得菲傭間彼此比較薪資,容易被其他菲傭帶壞,藉此灌輸大眾不要讓外勞放假的觀念」。她說,這完全是誤導社會大眾,許多外勞就因此被迫放棄休假。

塔斗說,實在難以想像一名外勞從事照顧久病患者的看護工作達三年之久,卻從來沒有享受過一天的休假,他說,「真得就有外勞是這樣的實際案例,他們來台北三年,卻甚至連台北車站在哪裡都不知道。」

「外勞也是人,而不是機器」,塔斗說,外勞也需要充分的休息與適當的飲食。他說,一般的外籍幫傭與看護工通常都是寄住雇主家中隨傳隨到,工時超過基本規定的八小時,甚至十二、十四小時以上的情形都十分常見;由於外籍幫傭與看護工的工作權益並未受台灣法律的保障,致使他們無「法」要求雇主支付額外的加班費。

塔斗還表示,台灣目前極缺乏對外勞的心理衛生醫療設施,也缺少專門協助外勞的諮商師與心理師。他說,日前就有一名菲律賓外勞因為患有精神問題,必須接受心理醫療診治,卻發現台灣沒有一個專門且適合的機構可以收留。

我國政府在兩年前規定,醫院接獲逃跑的外勞時,必須通報相關單位,塔斗說,政府這樣的做法將引起逃跑的外勞因為擔憂可能被遣返,而更不願意尋求正當的醫療協助。他還說,台灣應廣設外勞收容中心、居留中心或中途之家,讓逃跑或受虐的外勞有合法管道可以投靠。

「外勞是弱勢中的弱勢」,劉黃麗娟說,許多勞工團體都不願幫助外勞爭取工作權益,甚至認為外勞就是造成國內勞工失業的原兇,而且又因為外勞在我國不具備選舉投票的資格,使得民意代表也不大願意插手外勞的議題。

劉黃麗娟說,未來應加強「賦權」的觀念,讓外勞知道自己被法律賦予而享有的權利,來保障自己不受雇主或仲介的剝削。台灣國際醫學聯盟理事長鄧昭芳也表示,應對雇主進行教育與施行考試,告知雇主雇用外勞的相關規定,並且加強政府約束仲介業者不得無故遣送外勞,要求仲介負起保障外籍勞工的責任。

延伸閱讀

社團法人台灣國際醫學聯盟

人道援助 將台灣推向國際舞台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