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林育珊報導】于愛華,目前任職於警政署,她擔任盲友會的義工已經將近十年,十年當中,她所錄製過的有聲書,造福了許多的盲胞朋友,甚至還有盲友會拿著書來指定要于愛華替他們錄音,于愛華的聲音,不僅在學習的過程中陪伴盲友們,更溫暖了每個盲友的心。

民國七十九年,于愛華在報紙上剪下了一則關於盲友會招募義工錄製有聲書的報導,但是,她當時並沒有立刻就加入,只是把這個剪報放在辦公桌的桌墊下;直到有一天,她在警廣的廣播中聽到了一個盲人的社團--「秋風社」,這個社團之所以取名為「秋風社」,是因為盲人在社會上屬於弱勢團體,就好像落葉一般,秋風一吹就不見蹤影;于愛華說,當她聽到這裡,突然覺得一陣感動,她很希望能為盲人做點什麼,於是,回到辦公室,就找出當初的剪報,撥了電話,正式加入錄製有聲書的行列。

 

于愛華說,其實幫忙錄製有聲書,有的時候不是很輕鬆的一件事,因為需要錄製成有聲書的並不是容易消化的散文或小說,而是學理性濃厚的教科書或是命理的書籍,像她就曾經錄過中藥和易經,對這兩者都外行的于愛華說,實在不是件簡單的工作;她也曾經幫忙錄製醫學辭典,書裡有許多深奧難懂的原文專有名詞,很多在普通字典裡根本找不到,所以她只好照本宣科,把英文單字一個一個唸出來。不過,也因為在錄製有聲書之前,她都必須先預覽過,而這些經驗,讓她又多學了不少知識。 

很多盲友在聽了她的有聲書之後,都會主動寫信來感謝她的幫忙;像是一位來自新加坡的讀者莊淑珍,特別從遠方捎來感謝的信息,因為她聽過于愛華錄製的幾本智慧叢書,而從此浸淫在聽書的樂趣中。 

于愛華說,錄製有聲書不會影響到家庭生活,又可以幫助別人,所以,當她聽到人家稱讚她長期做義工很了不起時,她都會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她認這沒什麼特別的,因為在從事這樣服務的人並不只她一人,而且,她只是做一份她能力範圍可以勝任的工作。 

于愛華說,在錄製的過程中,其實很像在演廣播劇,因為她常常必須要一人分飾多角,這也是錄製有聲書的樂趣之一。 

一份無給職的工作可以維持那麼久,于愛華說,家人是她最好的支柱,她的兒女們現在只要聽到她要錄音,都會自動把門帶上、電視聲音變小,而老公也常常在她錄完一本書時給她鼓勵和打氣,或者是利用下班時間,「順路」繞到很遠的地方幫她買錄音用的空白帶;這些小小的動作,都讓于愛華感覺溫馨無比。 

于愛華說,如果有可能,她將會一直不斷的錄下去,即使錄到六十歲都沒關係,她會一直錄到她太老了或聲音不適合了,她才會停止,于愛華說,她願意做個終生的義工,做盲人一輩子的朋友。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