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秦綾謙報導】對於位在天母「聖道兒童之家」的所有小朋友們來說,星期四是他們最期待盼望的一天;因為在這天晚上,會有一群溫柔親切的大姊姊,來到兒童之家陪他們唸書、陪他們遊戲、陪他們聊天,就像自己的親姊姊一樣。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天晚上,卻讓他們感受到幾乎不曾擁有過的親情溫暖。

這一群大姊姊,就是台北市立中山女高慈幼社的社員,他們利用一個禮拜唯一一天,放學後不用第八節課留在學校,也不用補習的晚上,到育幼院陪陪那些沒有家庭、內心孤單的孩子;希望能夠用自己一點點的力量,讓那些小朋友們感覺到,雖然他們不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樣有爸爸媽媽的疼愛與照顧,但他們還有這麼一群大姊姊在關心他們,願意帶給他們歡樂。

社員張佩涵說,每次一踏進兒童之家,那些小朋友就會很熱情的向她奔去,張開雙臂歡迎她,有時候還會黏在她身上,向她撒嬌、要她抱抱;如果告訴那些小朋友下個星期有事不能來,他們就會用很哀怨的表情對她說:「姊姊!姊姊!為什麼妳下星期不能來?妳來好不好?來陪我說說話嘛!我會趕快把作業寫好的!」一想到他們會有這麼失望的表情,張佩涵說:「即使明天有一大堆的考試,即使從育幼院回家都要十一點多了,但我還是捨不得不去陪他們,因為他們真的好可愛,能被他們依賴的感覺真好。」

社長陳孟筠也說:「記得有一個星期天,帶聖道兒童之家的小朋友到兒童樂園玩,大家就在兒童樂園的廣場上,玩遊戲、跳舞,那些舞步對於我們這些大女生來說,實在有些幼稚好笑,四周還有一大群民眾圍觀,更讓我們覺得不好意思,但看到每一個小朋友都圍著我們一起跳舞,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我們就什麼都不在乎了!」回憶當時的情景,她覺得他們的快樂似乎也感染了周圍的群眾,有一些父母還帶著孩子到場地中央和他們一起跳舞。陳孟筠說:「那天的我們覺得好驕傲,因為我們有能力讓育幼院的孩子快樂,讓所有的人快樂。」

回想參加慈幼社這兩年來的點滴感動與收穫,張佩涵說:「雖然我們不到十八歲,能做的事畢竟有限,又有升學的壓力,可能還得面臨父母親不贊成我們花時間在社團上的責難;但看到那些小朋友那麼喜歡自己,而我們又可以給他們課業上、心靈上一些些的幫助,就覺得很有意義,壓力也就不再是壓力了。」另一位社員吳玫玉則說:「也許我們還不夠成熟,生活也必須以課業為重,所以,作善事對我們高中生來說,或許有些過於嚴肅,但在高中能有這麼一個以服務為主的社團存在,是一件好事。雖然我們不是作什麼大善事,只是到育幼院陪陪小朋友唸書,輔導他們的功課、和他們聊聊天,但它卻讓我們在書本之外,學到了如何去幫助別人,也讓服務別人的概念往下紮根到我們高中生心中。」

對於這些即將升上高三的慈幼社社員們來說,大學聯考的壓力越來越沈重,慈幼社的經營與維繫也必須交給高二的學妹了;也許有一段時間他們無法再到育幼院陪陪那些小朋友,也無法再帶他們出去玩,但慈幼社對這些小朋友的關心一定會有一屆屆的學妹們延續下去。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