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楊景婷/生命力報導】近幾年,同志運動發展已趨成熟,不過,占同志比例最高的學生族群卻鮮少收到重視,許多同志性社團在校園裡依舊採取地下化運作。中央大學酷兒文化研究社(Queer Society of NCU)是國內少數受到學校認可的同志社團,對於推動校園的性別文化不遺餘力。

中大酷兒社成立於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五日,是個正式向學校登記的學術性社團。酷兒(Queer)一詞來自七○、八○年代,是當時英國人口中對同性戀者的稱呼,有怪異、反叛傳統以及標新立異的意思,具有明顯的反諷意味。現在定義越來越廣,只要是不符合主流的性別文化都可以算是酷兒的範疇。

酷兒社社長阿仁表示,酷兒社的定位是學術性社團。社課內容主要都與性別議題有關,像是校園性別講座、同志婚姻記錄片、公娼深度討論、出櫃認同社課等。不過還是有些中央的學生不太認同,認為中央酷兒是聯誼性的同志社團,對此阿仁無奈的說:「我曾邀他們來參加活動,不過他們並不願意。這些人在還沒接受之前就拒絕了接受的機會,真的很可惜。」

雖然社團成員大多數具有同志身份,但是依舊有不少「直同志」(泛指認同同志的異性戀者)參加,就讀中文系二年級的黃僊本身對於弱勢族群的運動相當重視,加入酷兒就是希望對性別文化能多所了解,除了參加社團活動,連同志社員私底下的聚會活動他都會參一腳。阿仁表示:「直同志是接受同志的異性戀,所以他們對於社團的成員認同度都很高。」

除了比較嚴肅的學術性活動,其中也不乏有趣的「出櫃經驗談」,阿仁說,這堂社課主要是讓大家分享自己對於同學、室友、朋友、老師,最後到家人的出櫃經驗。另外,「SM繩綁教學」更是中央第一個十八禁的活動。阿仁表示,學校方面本來有些為難,後來請了老師背書並在申請書上詳細交代活動的正當性,學校也就同意了。

說起中央大學,阿仁說,學校校風算是開放的,再加上有何春蕤、甯應斌、丁乃菲三位致力於性別研究的老師,所以每次辦活動的時候,別人一聽到是中央酷兒都會禮遇三分。對於許多同志社團現在還是地下化經營,阿仁說:「這個很能理解,畢竟很多同志還是不願意出櫃,所以寧願選擇低調。」

中央酷兒未來除了會持續在校園推廣性別議題,還打算要推動「性別空間」,阿仁舉例,像是廁所不應只侷限在男廁跟女廁,「因為有些人認為自己既不算男生也不算女生」,應該要設立一個屬於共同性別的廁所。另外,直同志日也是中央酷兒規劃的活動之一,希望能讓更多的異性戀者認同並了解同志文化。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