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簡國帆/生命力報導】

台灣路竹會資深義工林雯慧說,「喜歡做就去做,不用顧慮當志工會怎樣。」她希望將義診介紹給有興趣的朋友,「對朋友去做義診,我一向非常支持。」

聽到「義診」,您想到什麼?是否因為要接觸許多不同疾病的人而沒有安全感?是否非醫療專業人員就不能去?

「其實非醫療相關人員,也可以來參加義診,當義診的志工。」中山醫學院三年級學生,同時也是台灣路竹會義工的陳智沛說,「像當時我們在亞馬遜河流域的時候,就有很多非醫療人員去,大家一起幫忙搬東西,或是野炊,都蠻不錯的。」陳智沛也說,只是因為他是醫療相關科系學生,跟在醫師旁邊,也可以順便學到不少東西。他表示:「去義診就是要放開心胸,什麼都主動去學。」

台灣路竹會資深義工林雯慧說:「喜歡做就去做,不用顧慮當志工會怎樣。」她也希望將義診介紹給有興趣的朋友,「對於朋友去做義診,我一向非常支持。」

林雯慧進入台灣路竹會當義工已經五年,擁有不下五十次的義診經驗,她表示:「我在之前的公司擔任志工團團長,在前三年裡我每個月都會去,後兩年因為工作變動的關係,去的次數變比較少,但我還是有空就去,直到最近才又比較常去。」

台灣路竹會在義診時共分牙科、內兒科、掛號、藥局跟總務團五個部分,牙科、內兒科跟藥局等,都是需要專業人員的,至於其他非醫療人員,則大部分在總務團與掛號這兩部份中。

林雯慧說:「不管對哪一種文化,我們這種外力的介入,對當地部落是種干擾。因著生活方式的不同,會造成打擾;而且通常當地資源很少,為了避免瓜分他們的資源,什麼事我們都自己來,比如『自炊』。」

志工在義診中,也扮演著機動組的角色,林雯慧舉例說:「比如說在牙科時,常常我們打完麻醉針後,因為後面還有很多人在排隊,沒時間讓麻醉藥的藥效完全發揮就要馬上拔牙,這時對於一些因為痛而亂動掙扎的小朋友,便需要志工讓他轉移注意力,感覺沒那麼痛,才能乖乖地坐在椅子上拔牙。」

「在一些地方,也會有些受虐老人,精神受到傷害,不斷來找我們講話,為了不干擾到醫師的看診,我們都會將他拉到旁邊,靜靜地聽他講話,安撫他們的情緒。」林雯慧說道。

林雯慧也表示,義診的志工也不一定要在第一線上,也可以幫忙做後勤工作,如出發前的準備等;在回來之後,也有很多事情要做,包括很多東西都要消毒,這些也都需要志工幫忙。甚至有朋友用無名氏的名義,默默地在出錢出力,盡個人最大的力量在付出。

當志工也可以多走多看,了解台灣的環境或弱勢族群的生活情形,林雯慧說:「有些東西,跟你講有多可憐或多令人同情,都只能體會但無法體驗,只要去看過一次,就什麼都明白了」。

林雯慧也開玩笑地說,當志工除了可以幫助別人,也可以到處看看,到處去玩還不用擔心會迷路,多好!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