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張巧萱/台北報導】《我還有一隻手》一部由同樣身為工傷者的導演林淑真,透過自己的經歷去呈現另一位工傷者的紀錄片。林淑真十五歲半工半讀時,因一時疏忽讓左手捲入機器中而受傷,左手的傷口伴隨著她的一生,也是因為這個傷口促使她拿起攝影機去紀錄,也在一次工作中因為發電機而失去一隻手的護理長燕萍的故事。

因為是勞工出身,林淑真對勞工在職場上的安全非常在意。她表示,現在有許多雇主都忽視員工的工作安全,而燕萍就是這個環境下的犧牲者。縱使失去了一隻手,燕萍卻未被擊倒,仍舊努力維持和之前一樣的生活。片中燕萍用一隻手完成日常生活起居,簡單的幾個動作其實很吃力,但是她還是帶著輕鬆的笑容完成,林淑真說:「看得我很不忍心。」

林淑真說:「我不是要拍一個護理長因為職災失去了一隻傷有多可憐,而是要讓社會看到工傷者在困難的環境下是怎麼生存的。」從受害者,抗爭者,到現在成為紀錄者,她說:「在拍這部片的同時也是勇敢的面對自己,和自己對話。」燕萍和當初的自己一樣,受傷沒多久後就立刻回職場上班,人前人後都表現的堅強,為得是不要讓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不要有差別待遇,更是因為不要自己的殘缺而被雇主認為沒用被淘汰。

然而毅力過人的燕萍在和資方多次協商後,得知原雇主已完全無法溝通並放棄她時,在一次協調會後接受記者採訪時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林淑真說:「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看到燕萍崩潰,我能了解原因,因為工傷者努力表現堅強就是因為對工作需求的渴望。」當初林淑真在職災後,也曾刻意隱埋傷口,而且表現像正常人一樣立刻回去上班。

林淑真表示,看到燕萍一路走來就等於看到了自己的成長,在拍攝的過程中,兩個人的心是很貼近的,也因為這部片有了機會重新面對自己的傷口和情緒,也是重新和社會接觸。常因外表而被人誤認為很強悍的林淑真笑言:「有人曾經說過我是叢林女戰士,是環境使我變得強悍,妳看我們參加工傷影像實驗班的人,其實都是外強中乾的。」

林淑真說:「完成這部片後,我常告訴別人,我不是導演,而誰是導演?誰導演了這一切?是更需被社會大眾明白的。」在拍片過程中受到治療的她認為,從開始學習攝影機到後製完成,就像在過一個隧道,穿過了黑暗見到光明。(照片由記者張巧萱拍攝)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