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Mutaker樂團。Mutaker/提供

【記者項庭儀/台北報導】「從樂團成立開始就籌備著屬於自己樂團的專輯,投入了大量的心血與努力,終於在今年七月才有了這張華語專輯─沸騰的腦。」Mutaker樂團的貝斯手甯先生說道。Mutaker成立於二○○八年,由五個來自不同地方的男生組成,參與過大大小小的演出,包括了那牆、海洋音樂祭、大港開唱等等,甚至曾參加過節目「創作天團」錄影。

「我們堅持,我們批判,我們做自己,我們為夢想奔馳,我們為環境努力。」這一句話便足以代表了Mutaker的精神,從他們的音樂中,不難發現歌詞裡有著對社會的批判。

「當機了重新開機,請重新接軌再更新,沸騰的腦不斷思考,你擋不住你管我不住。」這一句歌詞裡則表達台灣青少年被現實給綑綁以及壓抑到無法自拔的心情,但是儘管環境惡劣,仍要繼續往夢想不停的奔馳,這其中不僅有對社會的批判也是Mutaker的心情寫照,畢竟獨立音樂屬於非主流音樂,市場小,聽得人不多,因此如何在「做自己」與大眾能接受的情況下取得平衡,是Mutaker所要面對的課題。「要讓大眾能夠接受地下樂團的音樂,就應該要找出大眾不能接受的理由,然後去做調整,找出一個平衡點,而不能太自我,因為自己喜歡的音樂聽在旁人耳裡不見得能得到共鳴。」

甯先生說「我們希望推廣獨立音樂,讓更多人認識獨立音樂這一塊。」然而,如何推廣?怎麼推廣?著實有它的難度。事實上,一個地下樂團,沒有經紀公司、大企業的資助,要獨立製作專輯是十分辛苦的。從寫曲、填詞、錄音、寄到國外做後製、設計專輯封面與內頁、拍照、包裝到發行,所有的一切都得自己來。「專輯中的詞與曲皆是團員們自己寫的,錄音、專輯設計就盡量找認識的朋友們幫忙,盡量將成本降到最低,畢竟製作專輯的經費全是團員們自掏腰包,從製作到發行總共花了約二十萬。」甯先生說道。專輯完成後,團員們找上了喜馬拉雅唱片行,五百張「沸騰的腦」便進入各大唱片行販售。剩下還有五百張Mutaker則是利用在展演空間表演時擺攤販售。

是什麼力量讓Mutaker的團員們義無反顧的投入金錢,投入時間呢?甯先生說「當初製作專輯不是為了賺錢,賣專輯的收入能跟成本打平就非常不容易了,只是希望能讓大家聽見我們的聲音,聽見獨立音樂圈,也能在音樂中表達我們的理念,並且激勵人心。」

一步步走來,Mutaker始終堅持,始終做自己,始終為環境努力,並且會繼續堅持下去。「從來沒有想過哪天會結束,應該會到我們沒有力氣為止。」Mutaker努力讓地下樂團不再地下,希望大家聽他們沸騰的腦也能有一顆沸騰的心。

延伸閱讀

MUTAKER-MY SPACE

喜馬拉雅音樂

那牆-THE WALL音樂藝文展演空間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