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Attachment

圖片來源:許富美導演提供【記者林宜萱╱台北報導】「為什麼我們要照顧SARS病人!我們沒有染病!」、「我們沒有家庭啊!」和平醫院的護士們聲嘶力竭地大吼……。二○○三年和平醫院出現了第一個SARS(急性呼吸道症候群)本土性社區感染病例,當時被認為是感染源的曹女士一家人,被媒體稱為「超級感染源」,這次入圍公與義影展的「V.1」記錄曹女士一家人在SARS時的經歷,透過鏡頭帶觀眾反省當時失序的台灣。

「SARS不可怕,就是怕這些謠言。」當時人在新光醫院的曹女士丈夫蕭先生透過鏡頭對全國觀眾說。誰也沒想到曹女士從來沒出過國,卻染了SARS,回想起來唯一比較可能遭感染的地點只有火車,因為他們坐火車時附近有一個乘客一直咳嗽。

曹女士被專家指稱是和平醫院爆發集體感染的源頭,因為她曾到那裡掛急診,此結果經由媒體的大肆報導,讓她們一家陷入前所未有的風暴。鄰居知道SARS病患住在自己家附近後,人心惶惶甚至有人刻意繞遠路,就是希望可以不要經過曹女士家。

圖片來源:許富美導演提供終於SARS疫情獲得控制,曹女士也逐漸康復,出院時所舉行的記者會,蕭先生滿懷感謝的說,感謝各界的關心,此後他們一家人會回饋社會。但是SARS的平息,似乎並不代表能將他們的生活回復從前。「會阿,還是會怕。」曹女士說到鄰居的反應,似乎有些人還是將他們當作病患,有次兒子出去買便當,還被老闆趕回家。

不僅如此,SARS議題一過,似乎大家都遺忘了他需要的幫助,「當初出院時政府說會幫忙我們,結果現在什麼都沒有。」蕭先生無奈道,因為妻子需要回診,但是肺部仍留下之前SARS的副作用,需要靠呼吸器維生,要叫個救護車幫忙載送,卻求助無門。曹女士一家孤單的向政府體制尋求協助,但寫信求助所有政府衛生單位卻都無正面回應,直到他直接寫信給當時的總統陳水扁,才讓政府派了一支醫療團隊來家中。

曹女士在家裡躲了七個月,因為害怕出門會嚇到鄰居,蕭先生說:「我第一個願望就是帶她出門。」在政府及公衛體系不幫忙的情況下,最後曹女士病情的緩和卻是靠先生帶他去公園練太極拳……。

圖片來源:許富美導演提供拍攝「V.1」的導演許富美說,會取名叫「V.1」是因為想表達Victim(受害者)第一例的意思,在社會大眾對曹女士一家人做汙名化的控訴時,大家都忽略其實他們也是SARS的受害者。

台灣的社會是很健忘的,SARS已經過了那麼久,誰還會在乎他們後來怎樣,許富美談道,「社會也缺少反省公與義的能力。」拍攝這部片她想探討失序台灣的政府、醫療公共衛生體系和媒體。兩年多來她跟著曹女士一家人,看著他們經歷一切,面對龐大的體制下,有著具大的無力感。 

許富美說,因為想繼續追蹤曹女士一家的後續狀況,才投入拍攝紀錄片,最困難的部分就是要重建SARS病發時他們一家的經歷,因為媒體所帶來的汙名化,及種種社會的不公,都讓曹女士一家人不願再去回想,也不願意談當時的狀況。參與影展的觀眾張天祐也表示:「片中主角一家人受到的不公不義讓他印象深刻。」

延伸閱讀

「V.1」影片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