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李明潔/生命力報導】「色情無價」(Taking Pornography Seriously)是第七屆「性/別政治」超薄型國際學術研討會的主題,顧名思義,「色情」(Pornography)應該被認真、嚴肅的討論,究竟「色情」是什麼?又應該如何看待色情?主辦單位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請來美國西北大學教授Laura Kipnis、香港城市大學助理教授Katrien Jacobs,以不同台灣的觀點及經驗,讓整個研討會更多元。

除了國內外的研究學者,加入「我色故我在:色情與自我實現/踐」座談,請到色情頻道工作者、色情藝術表演者以及成人遊戲製作人,分別針對各自的產業現狀以及個人經驗進行看法的交流。

一開始主持人何春蕤說,一九九0年代第四台開始引進國外色情影片,當時的管制開放,後來到了前總統李登輝執政後期,管制加強外也開始處罰,今日基於兒童青少年的保護,相關婦女團體、兒少派禁制色情。其實色情不只是色情,其下的文化、政治層面是可以被解讀的。

Laura Kipnis以她論文說,色情本質就是一種「犯戒」,打破禮節、禁令,色情是個想像的空間,但獨特的幻想空間卻經常被認為是危險且煽動社會動亂,反對色情者受制於沉重的字面閱讀,忽略色情的隱喻及諷刺,幻想空間也變得困難,所以色情更需要被保護的,不該被打壓,應反思色情所能盛載的意義,例如文化、社會價值、權力展現等。

中央大學哲研所甯應斌進一步闡述Laura Kipnis的觀點表示,色情具有教育價值,色情文本是「參考互動」的腳本,也就是如何進入性的情境、引起性慾,色情的多樣性還能進一步認識自我,了解自我真實的慾望、身體狀態。

下半場的座談更是互動連連,性產業工作者王正弘播放色情頻道製作的預告片,並且解說近年來尺度的限制變化,他認為尺度除了受老闆的觀感調整外,政府的限縮是明顯的,但台灣還是有非法色情頻道業者直接引進國外色情片,將片頭片尾刪減,規避合法代理權的問題。曾參與成人遊戲製作的劉文惠說,成人遊戲的限縮反而是往開放走,不過經常需要與政府打交道,希望衝破審核委員的標準。繩縛藝術表演者黃詠梅說,色情參雜太多立場,該回歸美感、藝術表演,也侃侃而談近年來自我對色情定位的心境轉換。

開放討論時間,大家針對色情影片究竟是男性觀點還是女性觀點發表看法,甯應斌認為觀點是意識形態附加,但劉文惠以製作成人遊戲編劇的經驗,認為還是有男性觀點與女性觀點,失去自我只為服務男性就是一種男性觀點。還有人問到兒少接觸性,應該從幾歲開始,王正弘幽默的說,從小就該接觸,「不能輸在起跑點」;劉文惠以媽媽的身分認為,十八禁是為了取心智年齡成熟的平均值。

延伸閱讀:

第七屆『性別政治』超薄型國際學術研討會

中央性別研究室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