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王慧嶺/生命力報導】

「每個人心中都擁有一幅畫,畫裡有自己的想像和自己著墨出來的顏色。在我內心深處也有著這樣的一幅畫,這幅畫不是只有我眼睛感受到的黑色,它有著我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東西,但我知道那應該叫色彩。」全盲青年王俊傑緩緩說道。

由「身心障礙者藝文推廣協會」所主辦的第六屆視障藝術季中,以「非視覺彩色印象」為主題的演出,是由全盲青年王俊傑以即興演出的方式,用鋼琴呈現六首風格各異的曲子。之所以取「非視覺彩色印象」為題,王俊傑說:「我不再與絕對的視覺沙文作對抗,而選擇了內望自己的內心世界。我發現色彩並非是視覺世界裡的獨占,而是存在於所有人的心中。」於是王俊傑選擇了用音樂,將他所體會到的色彩與所有人分享。 

於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出生的王俊傑,由於母親在懷孕期間服食了不當的藥物,導致他一出生就全盲。所以「色彩」這個名詞,原本對他可說是不具任何的意義。王俊傑從小學時期便一直就讀於台北啟明學校,在他小學二年級時,就對音樂產生了莫名的興趣,鋼琴便成為了他接觸音樂世界的第一個樂器。然而當他小學五年級時,他開始發現到他和別人的不同,他感到不平衡,他不想就這樣被埋沒在盲人學校,而一心只想離開啟明學校。「當時讓我唯一擁有安全感的是音樂,於是我決心努力的練琴,努力的讀音樂方面的書,努力的想要成為一位當代無雙的音樂家。」音樂成為了王俊傑當時唯一的倚靠。 

於是,王俊傑順利的考上國立藝專的音樂科,離開了孕育他九年的啟明學校。然而他發現,他彈琴時的指法是完全錯誤的,於是他毅然決然的將過去所學通通拋掉重新學習。「我花了半年的時間練習我的手指,練習放鬆,練習什麼叫做力道。」不過,這般努力的他,卻在藝專二年級時,因為無法接受學院派的音樂教育方式,逼得他喘不過氣來,王俊傑決定離開他夢想的校園,尋找另一個等待他的夢想。 

王俊傑在一九九七年時踏入唱片界,擔任音樂編曲的工作。期間也因製作許景淳、陳明章等人的唱片,而與他們結識為好友。王俊傑覺得,音樂編曲並不是一項他喜愛的工作,在唱片界擔任編曲,往往還是得受限於老闆的要求,能夠發揮的空間實在不大。「像我們這種熱愛音樂的人,還是希望能有個盡情揮灑的空間。」因此,王俊傑決定在他二十五歲時,要舉辦一場演奏會作為自己人生的里程碑。於是便催生了這場「非視覺彩色印象」的演出。 

王俊傑現在擔任陳明章的助理,而當聊到他對自己未來的規劃時,他笑著說:「在我的創作裡,我訴說我的私密,也揣想別人的思緒,有琴彈、有錢拿、有酒喝,這是一種純粹的幸福,也是一種簡單的快樂。」這是王俊傑對於幸福的定義,也是他生活的方式。這樣的他,正在走向他自己的下一個里程碑。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