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記者許士琦報導】保護新莊老樹樂生聯盟召集人林景元先生,多年來為樂生院的事不遺餘力。說起與樂生院的淵源,林景元表示因為外祖父在樂生院工作的關係,從十歲左右就接觸到樂生院;加上太太曾在樂生院做了三十年的護理工作,他們還曾在樂生院裡住了十三年,所以他覺得樂生院對他來說就像是一個大家庭,與院民之間就像是好朋友、好鄰居。

「他們根本就是普通人。」林景元強調。他表示雖然有些院民會有肢體上的殘障,可是為了讓生活好一點,也不想造成社會的負擔,他們會自己種田、或是養一些家禽、寵物狗拿去外面賣,增加一些收入,有些人甚至還會寄錢回家,照顧遠方的家人。「他們絶不是只會造成社會負擔的依賴人口!」

林景元澄清道:「以前的樂生院就像一個獨立的社區,裡面真的是什麼人才都有!」他解釋,院民擁有自己的樂隊、理髮廳、儀仗隊,還有親手蓋的佛堂和福利社。他們不但可以自給自足,而且還會捐款幫助社會,「就像九二一大地震時,院民們就自發地慕款幫助災民。這些年來院民透過慈濟的捐款就不下幾十萬了。」林景元說。

回憶起樂生院的故事,林景元記得以前美國大使曾不止一次探訪樂生院,那時的美國大使權高位重,可是卻對樂生院特別重視。他還指出以前國防部軍醫局長是中將,可是樂生院院長已經是少將了,可見當時的樂生院在國家體制佔了很重要的地位。

另外,他提到當六○年代的新莊還是新莊鎮的時候,當時的新莊鎮長更一度被稱為「痲瘋鎮長」。因為當時的樂生院在地方政治影響力頗大,六○年代初,院民的人數已過千,而且院內投票率將近百分之百,每當選舉時,樂生院算是新莊的主要票源,那些政治人物一定會到樂生院拉票,所以樂生院在當時的新莊鎮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鎮長也被冠上「痲瘋鎮長」的稱呼。

不過,這也是讓林景元覺得最不公平的地方。雖然現在樂生院的人口越來越少,可是不能因為這樣就否定他們的過去。他認為,歸根究底,樂生院從日治時期就紮根於新莊,院民們可算是新莊的「原住民」,搬與不搬應該由他們的自由意識決定,不該欺壓弱勢,不給他們發聲的機會,強迫他們搬遷。

除了人的因素,林景元努力地參與樂生保存運動的原因還有二:首先,他覺得樂生院是唯一留下來的日式社區,我們不該任意地改變過去的歷史。他指出,每條捷運線的終點都有一個景點,例如木柵的動物園、淡水的紅毛城、新店的碧潭吊橋等等,那迴龍線的終點是不是也該留一點古蹟,算是為子孫留下些什麼。另外,他表示樂生院內的樹木都是可以七、八人合抱的百年老樹,這些樹木很珍貴,所以他召起保護新莊老樹樂生聯盟,向政府提出了原樹移植的計劃。

目前林景元不但是保護新莊老樹樂生聯盟的召集人,也是樂生保留自救會的義工,他覺得不管樂生院未來如何,他希望院民的聲音可以被尊重;希望樂生院不要就這樣被終結掉,因為樂生院不管在人文、建築還是公衛歷史上,都佔有很重要的地位。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