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謝佳振/生命力報導】九二一發生至今近兩年,全景傳播基金會在耗時兩年、深入中部災區拍攝的九二一紀錄片即將於年底完工。基金會的工作人員陳亮丰表示,雖然基金會先前未曾拍攝過這類災情的紀錄片,但是大家都知道「發生這麼重大的事情,我們是無法置身事外的。」

目前待在全景傳播基金會台中工作站的陳亮丰說,當時地震發生沒多久,全景的所有導演都在討論要不要下台中拍攝災區。「由於大家已經是很久的戰友了,本身訓練與工作狀態和記者也很相似,所以大家就決定在處理完私事後就下台中。」

剛到災區時,一開始的工作都相當混亂。為了和時間競賽,一開始所有的工作僅是一直拍攝災區的畫面,以便對當地的人文和自然環境作田野調查。陳亮丰說,「內容的分類是在半年後才開始進行,並且規劃出七大拍攝的主題。」這七個紀錄片的主題分別是九份二山、國姓鄉南港村、國姓鄉石門村、南投縣中寮鄉、魚池鄉長寮尾、台中縣和平鄉雙崎部落、台中縣和平鄉三叉坑部落。

她也表示,拍攝過程中,多數工作人員都沒有農村歷史紀錄的經驗,所以只能順著地震來找出問題,「來了解地震究竟震出了什麼問題。」

以和平鄉三叉坑為例。整個部落的建築物災後都無法再住人,鄉公所沒多久就宣佈整個村子要遷村;而當年冬天又是台灣幾十年來少有的冷冬,居民們又等不到組合屋,只能住在會漏雨的帳棚內。潮濕的環境令他們必須靠烤火才能取暖,部落的人也不斷地生病。

陳亮丰說,鄉公所並非未替居民找地方住,而是沒有詳細地向居民說明組合屋的進度。三叉坑處在那麼偏遠的地區,唯一和他們息息相關的只有鄉公所,公所的人員多半也是自己的族人,就算再怎麼不滿公所的辦事態度,也不敢像一般人用丟雞蛋的方式抗議。

「既然當地居民不願公開指責鄉公所的辦事效率不彰,於是就直接訪問居民,讓他們暢所欲言之後,我們剪了一部紀錄片送到鄉長辦公室和台中縣政府,算是另一種陳情的方式。」陳亮丰說,帶子播出一個禮拜後,台中縣政府便在一個星期內趕搭了一批鐵皮屋,所有的居民在農曆前夕總算有了住的地方。

在這兩年裡,陳亮丰覺得最大的挫折在於面對這麼大的災難,反而覺得自己的能力不足。「雖然之前也有接觸原住民的問題,但這次是最貼近的一次。」她說,自己的能力是很大的問題,所以在工作時只能要讓自己趕上事情發展的進度。「接踵而來的問題讓專業的工作人員都覺得很吃力,感覺像是被地震拖著跑、要趕快做很多功課才能趕上進度。」

此外,災區本身亦存在著一些問題。陳亮丰指出,因為全景本身的工作性質和一般的新聞工作有差,因此在選擇紀錄片的內容上可能會和當地派系利益有所牽扯,在赤裸裸的利益鬥爭下使得工作人員很難行事。「就算基金會本身處在經濟的紅燈上,大家對彼此的支持力量還是很大。」陳亮丰說,「我們就是這樣努力去堅持下去。」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