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陳怡帆/生命力報導】「若用『看見』去相信東西的存在,那麼也試著用『看不見』去看看吧!」這是日本舞踏手澤田莉香在教導盲人學生時的思考。四月四日演出的《舞踏巴洛克-目之獄》,是國內第一支盲人劇團「新寶島視障者藝團」,經過多月的練習所呈現的舞踏作品。他們扭曲的身體、發自內心的獨白,在黑色舞台上所適放的生命能量,讓觀眾感受視障者舞動人生。

發源自戰後日本的舞踏,是一種強調醜陋、變形、回歸原始自然的表演方式,可說是與西方舞蹈強調優美線條的反動。全身塗著白粉、身體的痛苦扭曲、肉體的擠壓,是人們對舞踏的第一印象。舞踏強調的是內心冥想及內在醒思的過程、由內而外的舞蹈動機,加上緩慢的肢體動作,因此有「黑暗之舞」的稱謂。舞踏沒有一定的規格形式,是屬個人的身心修煉行動。 

如果毛筆不沾墨,那不就成了無字天書」舞台上盲人舞者廖燦誠坐在白紙上,徐緩有力地說著內心的獨白。他扭動的身軀中表現了文字的力量,雖沒有筆卻可以看出人類表達自我的能量,但融合了太極的動作和舞踏的精神,更讓觀眾體悟到文字符號的表達不及人體展現的十萬分之一。最後表演者以白紙包住自己蜷曲的身軀,化身為紙中破繭而出的蝴蝶,揮舞重獲新生的喜悅精神,讓人感受到他們突破身體上的障礙,將生命舞動了起來。 

對盲人來說,這樣從未體驗過的舞蹈又要如何學習呢?比起語言溝通的障礙,盲人的「純黑世界」更令舞踏手澤田莉香老師困擾。她表示,在練習的初期學員們也曾因難以溝通而缺乏興趣,有一次學員要求老師跳舞踏給他們看,讓澤田莉香不僅思考,究竟如何才能跳出,讓「看不見」的人「能看見」的舞? 

「舞踏不單是某種形式固定的舞蹈,而是一種最自然、最原始的肢體表現」澤田莉香說。因此澤田莉香讓要學員去感受、思索,讓學員說出他們感受到生命的事物,並用身體去表現內在的能量,而她也同樣說出她的感受、想法。就在這樣一來一往的溝通中,學員們創作出他們的舞踏。當學員們做表演時,澤田莉香也閉起眼睛感受學員們的行動,當她做示範演出時,也會將白布捆住雙眼感受盲人世界,目的就是希望貼近他們的內心。 

《舞踏巴洛克-目之獄》舞名中的「巴洛克」,指的是渾沌未明、形式未定的多種風格,這樣的想法是澤田莉香觀察學員的創作時感受到的。廖燦誠說,老師讓學員們即興表演,從每個人身上抓出的特點將之融會成為他們的舞踏。正因為盲人未受到舞踏原有形式的定型,才更顯出表演者由內心發省所表演出的舞踏精神,而不是要模擬明眼人的世界,跳出明眼人的舞蹈。這場表演也是視障者表演藝術發展的成果展現。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報導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