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庫藝文中心「新生一號出口影展」閉幕放映。朱璟柔/攝影

倉庫藝文中心「新生一號出口影展」閉幕放映。

朱璟柔/攝影倉庫藝文中心以導演顏蘭權、莊益增《牽阮的手》作為「新生一號出口影展」閉幕片。兩位導演曾經拍過紀錄片《無米樂》,記錄台灣農民的處境與心聲。《牽阮的手》描述在台灣一九五○年代的保守風氣下,主角田孟淑和醫師田朝明兩人同姓又相差十六歲的私奔愛情,並回溯台灣光復後六十年來的民主運動史。他們一路走來所經歷的不是生計或家庭的阻撓,而是當時台灣極權政府下的壓迫。年輕時參與解救政治犯、年邁後仍持續站在民主運動的第一線,《牽阮的手》正是記錄了他們的愛情及理想。

《牽阮的手》當初是由田孟淑的大女兒──民進黨立法委員田秋堇,委託公視拍攝母親田孟淑的一生。顏蘭權表示,從公視接下這件案子時,原本是被田孟淑與田朝明長達半世紀的忘年之戀所感動,但愈拍便引出他們背後關於台灣民主進步的歷程。公視礙於立場,要求導演必須修剪掉有關二二八事件、美麗島事件、林家血案的片段才能在公視播映,導演夫婦因為理念與要求呈現方式不同而毅然跟公視解約、賠上三百萬的違約金。莊益增說:「在四年的拍攝期間內,我們幾乎沒有薪水領。」

導演莊益增(左)、顏蘭權(右)出席映後座談。

朱璟柔/攝影

莊益增說:「拍《牽阮的手》比《無米樂》辛苦好幾倍,收集史料不簡單,取得歷史影像資料更困難。」 不僅如此,片中以動畫補足田孟淑與田朝明年輕時的故事及歷史背景,全片還穿插大量的歌謠及老歌如「思想起」、「望你早歸」、「牽阮的手」等,都必須徵得詞、曲、錄音的版權,「連童謠『點仔膠』都有版權,但該買的歌,再貴還是要買。」莊益增說。 動畫基於考究歷史場景,二十分鐘的動畫製作公司花了一年半製作,一切都忠於田孟淑記憶中的印象呈現。

顏蘭權說:「他(莊益增)每天就在那裡看以前的報紙,看到壓力又大又超級沮喪,每天都是某某某被執行死刑、判刑幾十年。我覺得資料不夠,他就得再去找同一個事件不同的文獻。」顏蘭權與莊益增說,自己當時研究資料到快吐了。顏蘭權表示這部紀錄片花在史料、新聞資料和配樂上的版權費驚人到足以築成一個夠份量的歷史紀錄片。「但是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沒人要拍歷史紀錄片,因為太爭議太耗神也太花錢了。」

在影片中,田朝明是個人權鬥士,不被容於當時極權的國民政府下,沒有醫院敢聘用田朝明,使他四處遊走於各醫院,最終開了診所以求溫飽。經歷了二二八、白色恐怖及美麗島事件,被國民政府定義為「政治犯」的人權鬥士接連入獄,而田朝明的診所便成了台灣人權運動者與國際特赦組織聯繫的秘密場所。因此田氏夫妻與許多知名民主運動者像是雷震、李萬居、三宅清子、黃昭堂、鄭南榕等都是舊識。陳菊在影片中說:「田朝明夫婦在當時為傳遞國內外訊息、營救政治犯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陳菊表示,歷經白色恐怖、美麗島事件、社會運動,田媽和田爸總是站在第一線,追求民主、正義、鼓吹國民黨政府釋放無辜的政治犯。「只要是社會運動份子,誰沒有吃過田媽媽親手包的粽子。」

影評人林木材主持映後座談。朱璟柔/攝影

在白色恐怖專政背景下,田秋堇說:「我爸就是沒辦法裝做沒看到,從小我就很擔心我爸爸會被抓走。我爸一直覺得自己沒被抓走是因為自己做的還不夠。」顏蘭權說:「我經常想到某個片段眼淚就掉下來,剪片時還曾經跑出去抱著益增大哭一小時……如果這種對理想的精神沒有承接到六、七年級, 是我們這一代的錯。」影評人林木材表示:「過去描述台灣民主運動和白色恐怖的紀錄片,都是那種調調。」他表示以前那種歷史資料堆砌的「紀錄片」是敘事的、煽情的,「而這部以新穎的角度回顧、記錄台灣民主運動史,是很特殊和經典的。」

《牽阮的手》有兩種版本:一百四十分鐘版及一百六十分鐘版,兩者差別在於,長版多了這十年來台灣民主的發展、政治發展的現實、對民進黨的批判。但最終播映版還是選擇了刪減較現代的歷史,除了讓故事更聚焦在這對夫妻偕手走過了半個世紀,始終保有最原初的信念和執著,帶出了那個世代理想主義者的勇氣。顏蘭權也表達她的難處:「許多親民進黨的朋友無法面對這一段,看到最後面這段,會忘了前半部對於理想的琢磨和紀念。」

《牽阮的手》牽起台灣民主血淚史。朱璟柔/製作

延伸閱讀

《牽阮的手》 — 2010女性影展

《牽阮的手》簡評

血淚譜寫的一頁歷史 :《牽阮的手》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