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炸寒單儀式過程。小小書房/提供

【記者朱璟柔/台北報導】在台東,有一群人在元宵節時以鞭炮炸肉身的方式來供奉神明〈寒單爺〉,他們被稱為「肉身寒單爺」。肉身寒單站四位轎夫抬著的神轎上,沿街接受民眾的鞭炮轟炸。這群肉身寒單爺大都由黑道上的兄弟擔任,一年中僅有四天,他們從地痞流氓轉變成萬人矚目而崇敬的肉身神明。本片導演賀照緹藉由《炸神明》一片,紀錄台東這群被稱為流氓的人們的信仰、以及他們的生存方式。

《炸神明》一片於十月十七日第二次在「小小書房」放映,此片曾入圍二○○六年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國際短片及二○○七年金穗獎最佳紀錄片入圍。導演賀照緹曾任雜誌主編、報社及電視台記者,她表示當初會接觸這個文化是由於她要帶一批新記者下鄉做田野訪問,當時便對這個特殊的習俗產生興趣。但是在深入這個文化後,她的好奇心卻被無奈感取代。

炸寒單儀式過程。小小書房/提供

寒單爺在當地被稱為流氓神,多是道上兄弟在拜,因此「肉身寒單爺」便由道上兄弟擔任。以鞭炮炸自己的方式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洗滌過去罪惡的途徑,肉身寒單之一的阿成表示,在儀式過程中自己曾被灼傷,傷口越大,代表自己的罪孽也越深重。「肉身寒單爺就是一種自虐的行為,也是為自己的過去贖罪。」

賀照緹說:「與我們這些都市人不同,這些寒單爺的生活都充滿了變數。」賀照緹表示在拍攝過程中,他們追蹤拍攝的幾位肉身寒單爺都因為突發狀況而中斷拍攝,有人入獄、有人住進精神病院、甚至因為械鬥傷人而行蹤成謎。

賀照緹導演。

照片引自二○○九台灣伊朗紀錄片交流展炸寒單的主辦人玄武堂堂主李建智,在拍攝結束後沒多久便當選議員,賀照緹表示,她在台東與李建智看完記錄片內容時,氣氛很緊張,李建智跟她表示這部片把道上的一切公諸於世,會影響台東市的觀光收益。賀照緹說:「當初堂主在成為議員前是大力支持讓我們拍攝,但是成為議員後的態度反差雖然當時讓我很緊張,卻也覺得很有趣。」

賀照緹說,這些人的生活變動性太大,道上的生活也讓他們背負了多多少少的無奈。她說:「如果說我對複雜的事情多了一點深刻的理解,那是因為我有機會呼吸這個小社會分享給我的空氣。」賀照緹表示自己能給予他們的太少,怕自己無法平等的回報他們。

延伸閱讀

小小書房

賀照緹個人部落格

YOUTUBE延伸影片:炸寒單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相關報導

讀者迴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生命力新聞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學實驗媒體

聯絡信箱:vita1997@gmail.com

關於我們